原形畢露…4 原形畢露…4 能逼五祖用心的非池中之物,每個高手都有相對程度的對手,縱 使程度非相當,也一定具備了驚人的條件才能上場爭輸贏。什麼 樣的條件呢?外在的條件是物資與背景(財力-利,地位-名),內在 的條件是企圖心或野心(其實都一樣,就是--要到)。 佛門不是政治角力場,但人心的固有習性很難隱藏和消失。進了 佛門也一樣,原本是來成佛的,習性一發作,又不對治與修整, 任其習性發展業力,原本是來成佛的結果卻成魔了。 人心到哪都一樣。 五祖的對手是誰呢? 是人心! 也是自己的心。 這是一 景觀設計場人性的呈現,如何透過智慧通過考驗呢? 五祖的智慧是六祖壇經中最絕倫的、無可比擬的。 且看五祖不露神色的智慧妙用…。 ◎五祖立竿見影的第一? 標的明顯:傳法心要。 五祖召集門人宣達傳位,審核的條件就是傳法的心要,傳什麼 法? 最後召集時下的通牒就是心法的方向。 五祖第一?是讓大家看看彼此懂多少。不懂沒關係,五祖慈悲的 再次指出問題所在,讓大家明白修行學習的方向所在。 老糊塗的五祖,總是簡單的事麻煩做,真是不討喜。這麼做不就 賣房子好了:召集大家當眾宣佈,我把棒子交給新來的惠能,因為這個 剛來的比你們都強,你們都跟著我這麼久了,還是窩在一旁, 等著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等著福報現前,不現前也繼續待著, 反正寺裡供吃供住的,跟著一起念經與禪坐一點也不辛苦,還 挺幸福的。 這群傻徒弟,一天到晚在佛門生活,卻被自己的老師父說是: 「汝等終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離生死苦海。」糊塗師罵人哩~意思 是「整日混吃過日求好處」,賴著好處就不怕死、不怕苦,不怕 會被淹沒、不怕會沉淪。 五祖這一?的 買屋網效果讓傻徒弟們自動退出起跑線,拱出槍手神秀代 表全體出賽。 這正是大師所要的? …神秀出場應賽! 不!老糊塗這討厭的傢伙,沒這麼聰明,他已表明機會是通通都 有的。 ◎ 起跑線上,跑向六祖位置。 命運之神已降臨,透過五祖讓位的訊息,神秀站在自己通往未來 的起跑線上,神秀心想:「若我不向弘忍大師呈上我的見解,師 父又如何明白我的程度深淺呢?」 「我得呈偈,表明心意。」嗯。 「為了求法!這是正確的行為。」嗯嗯。 「如果單為衣缽著想,想得祖師位置,這就是不對。」嗯?系統傢俱漍漶C 神秀反覆的想了又想。 「單為衣缽著想,和一般凡夫貪圖奪取祖師地位又有何差別?」 「但是不呈上偈讓師父印證,我又不能得到法的印證,法脈的傳 承。」 「難,真是太難了,怎麼辦是好…」神秀快崩潰了…。 大器的神秀果然心胸不凡!明明哈到流口水,哈五祖的衣缽,卻 仍然義氣秉然的釐清自己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讓師父印證自己的心 得。 大器的神秀集權貴於一身,真正天之驕子的化身,任何角度來看 都該是他來接掌才對,為何五祖不直接給位?人群私下都已向他 靠攏了,有群眾魅力與舞台魅力的神秀為何得 澎湖民宿不到六祖的寶座? 你看看,我說老糊塗沒錯吧!真是討厭~不來個眾望所歸,挑那個 沒文化背景的惠能做什麼?信眾都當他是寺裡的義工,只是劈劈 柴火,又不會劈出一尊佛像。這五祖就是個不討喜的傢伙,連挑 的人都不討喜。 還好選佛子,不是選美。嘿~惠能才有機會。 出世間看的是真材實料,不是入世那一套,相貌堂堂畢竟是外 相,滿腹經論可能是知識障,成群結黨搞人氣指數不見得是與道 相應。 ◎ 神秀!真是為難你了~ 神秀正陷在進退兩難中,(這是騙自己、也騙別人)不想讓人覺得是為了 衣缽,但不寫偈給師父又不能得 澎湖民宿印証,真是好難,好困擾…。(假 仙) 面子問題與想法問題並存時,真是人性的一大折磨。面子是「我 執」的最佳寫照;當人格思想逐漸成熟,性情與自我也會趨向圓 滿的要求,人格越是健全,處事越是圓滿。但不是指虛偽的交際 手腕,雖然八面玲瓏非常老道,終究都是因人而異的刻意表現, 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只能算是「人精」,精通人性但少了 真實性,這些在社會打滾多年的老將們,幾乎找不到他們真實的 自己,因為老早就融入社會的各層面而將自己壓縮不見了,這些 人的耐性極大,伸縮性極強,販夫走卒、達官顯貴都能親如兄 弟,沒什麼面?找房子l問題可在他們身上焠鍊,面子因為不見了,自己 已被同化成社會該有的樣子,是個社會產物,從滑不溜丟的圓滑 看就知道不是圓滿,不是健全的人格而是---全是別人想看的樣子; 文人則不同,面子的問題非常明顯,事實上是自尊心的維護,加 上自己有文化、有思想,面對自尊心的挑戰時總是能引起他們全 力抗衡,神秀就有這樣的性質,且是神經質喔。 ◎ 選定戰場 東禪寺內院有三間走廊,原本計劃邀請畫家供俸盧珍前來繪製, 「楞伽經變相圖」與「五祖血脈圖」,供奉在牆上作為流傳。 這時神秀已將偈寫好了,好幾次走到五祖的房前想呈給師父,都 因為壓力大到讓心 租房子情恍惚,冷汗直冒,想呈又退回原處,回原處 又想呈,想呈又退回原處,回到原處又覺得應當呈給師父知道, 不知不覺的跳起僵硬的步伐,跳的是一首心情沉重的探戈,碰恰 恰、碰恰恰…。 經過四天,一共來來回回跳了13趟,就抱著懷中的偈,踩著不識滋 味的舞步,旋轉、旋轉,心中恍惚天旋地轉,汗流浹背、手腳僵 直的舞蹈著,碰恰恰、碰恰恰…。 「不如就書寫在牆上吧!」神秀在舞蹈中想出了停下來的辦法。 「我可一旁窺看,若是師父見到牆上的偈,說『好啊~』,我就出 來向師父頂禮Ya~,表明這是我神秀所作的偈。」神秀擦了一下嘴 角的口水。 「如果師父他不覺得好, 永慶房屋甚至說不夠水準,那就多虧我多年在此 山中精進了,還受大眾尊敬,稱師受拜,真是白費時間學佛修行 了。」神秀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。 於是神秀選在深夜時分,烏漆烏黑的,神不知鬼不覺的,大夥都 在睡夢中時,自己一人提著燈,躡手躡腳、賊頭賊眼的,趕緊將 自己的偈書寫在牆上,用這輩子最快的一次書法,原想寫草書最 快,但是怕老糊塗老眼昏花! 就寫在南邊的走廊牆上,呈現自己心中的真實心性,寫出五祖要 門徒往內心尋找的智慧所在,神秀找著了,此刻就以文字表現在 南廊的牆面上…。 身是菩提樹, 心如明鏡台。 時時勤拂拭, 勿使惹塵埃。 待續… 命運之神給神秀的第二張 酒店經紀牌…5  .
創作者介紹

video

jk34jkzt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