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一家之言
  地方政府應扭轉思路,多多關心一些創新型的中小項目、甚至微項目,這才是中長期激發我國經濟發展的活力所在。
  儘管“調結構”早已成為我國經濟的主旋律,但是,對地方政府來說,對大項目的依賴卻揮之不去——據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7月15日報道,在上半年經濟數據即將發佈之際,各地在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時,與往年一樣,均對下半年加快大項目投資尤為重視,地方領導甚至為此密集拜會相關部委,請求大項目提前動工。
  客觀而論,對於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,適當上馬一些大項目,比如高速公路、鐵路等,以完善當地的基礎設施配套,還是有一定必要性的,對於一些已經審批並已上馬的大項目,為了保持投入的穩定性,避免項目爛尾造成“沉沒風險”,請求提前動工,也可以理解。
  但是,地方政府如此密集的大項目“跑部公關”,還是令人極為憂心,這說明地方政府“投資拉動經濟增長”的慣性思維仍然沒有改變。
  一直以來,在地方政府的眼中,大項目都被視為地方經濟的“定海神針”,投資上馬大項目,不僅可以確保地方經濟增速的不掉隊,而且地方主政官員還能將其視為難得的政績。
  可事實上,大項目真有這麼神嗎?雖然,不可否認的是,大項目往往因為投資規模大,對地方經濟的短期刺激極其明顯,但是,從中長期來看,一些地方政府花大力氣送地、送錢(補貼)、送政策引進的一些大項目,除了錶面有助於拉升地方GDP外,對地方經濟的整體帶動效應,其實並不明顯。
  而對於經濟較發達地區來說,當下不僅沒有上馬大項目的必要,甚至也已沒有上馬大項目的空間,因為大項目一般以“鐵公基”為主,以江蘇省為例,在上一輪(2009年)投資刺激的助推下,區域半徑並不大的江蘇省,其13個地級市甚至建有9個民用機場,但時至今日,卻僅有一個機場運營處於“微利”狀態,其他均為虧損。
  值得思考的是,在地方債務規模持續高懸之下,地方政府是否還應急切上馬大項目?據去年國家審計署公佈的《36個地方政府本級政府性債務審計結果》,“截至2012年底,36個地方政府本級政府性債務餘額比2010年增加4410億元”。以今年計劃重大項目投資高達1.2萬億元的湖北省為例,其省會武漢市截至2012年6月底債務餘額已高達2037億元,當前債務率高達190%。
  在近兩年地方債務規模不減反升的情況下,其實地方政府應該減少大項目依賴,對一些此前已審批但尚未動工的大項目,應該結合當地債務水平適當暫緩,因為大項目即使有央企投資,有社會資本參與,甚至得到中央財政支持,但是,還是需要地方財政配套,甚至送地送政策的。
  大項目依賴症危及經濟轉型。只要地方政府的大項目依賴思維不扭轉,我國經濟仍會沿著“投資拉動→債務增加→賣地維持”的負循環路徑狂奔,直至我國經濟的內生動能消耗殆盡。
  之於當下而言,決策層應該統籌思考,根治地方政府的“大項目依賴症”,結合不同地方的債務水平和經濟狀況,對大項目該緩的緩、該縮(縮小規模)的縮、該停的停。地方政府則應扭轉思路,多多關心一些創新型的中小項目、甚至微項目,這才是中長期激發我國經濟發展的活力所在。
  □楊國英(財經評論人)  (原標題:“大項目依賴症”阻礙經濟轉型)
創作者介紹

video

jk34jkzt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